阿灰爱吃虾

一个甜食主义者。

开心❤

Flying:

前几天看到一些讨论突然产生的这个灵感。

楼上楼下(二十九)



凌远起了个早,想给还在熟睡中的李熏然弄份早餐。其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年纪大了睡不着。睡不着,那就干脆起床做点吃的,顺便喂喂圆子。

“圆子真乖,自己吃哦。”凌远感叹,奶猫可真是不好养。好不容易长大了些,能自己吃猫粮也不错。

“老凌...你怎么又起这么早?”卧室门被打开,李熏然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口揉眼睛,头发乱七八糟的。“嗯~好香啊!”

“馋猫。”凌远扯下身上的围裙放在案板上,走过去给李熏然捋头发。“你看你,揉的那么用力睫毛都掉了好几根。”

李熏然干脆靠在凌远身上,懒洋洋的说:“掉就掉呗,掉了还会再长!嘿嘿,我去刷牙。”

“慢点!”凌远真是一点也不能放心,这家伙差一点又撞上卫生间...

楼上楼下(二十八)

有些人躲不掉那就干脆大大方方的见吧。


凌远进入会场后才发现他左边坐着于冬。那人敲了敲桌子,示意凌远坐下。并且得意的冲他挑了挑眉毛。


凌远捏着手指犹豫了一下,走了过去。


“你还是喜欢喷这个味道的香水嘛。”于冬漫不经心的说。


凌远一愣随即笑道:“我都好几年都不用香水了,刚才是助理跟我说喷点香水比较好。”


于冬不自然的拿起桌上的瓶装水缓解尴尬。


“你混的不错。”凌远说。


“这些年你过得好吗?”于冬说,“我后来在国外知道你升了第一医院的院长。”


“谁知道呢?计划赶不上变化。”凌远打开手机,点开微信。“当年你变脸不是也变的挺快的吗?”


[今天吃了一碗...

楼上楼下(二十七)

装睡的感觉可真不好。


李熏然早就醒了,他在想待会等凌远醒来第一句话要跟他说什么呢?


“早上好亲爱的?”李熏然皱了鼻子。


“老凌,咱们早上吃什么?”哎呀呀,怎么总提吃的。


    睡得好吗亲爱的?”这都是什么鬼。


李熏然不由得浑身起鸡皮疙瘩,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说什么,那还是装睡吧。


闹钟恰巧在这个时候响了,耳后是凌远轻轻的喘息声。李熏然脑袋被一只宽大的手抚摸着,他缩着脑袋像一只猫窝在被子里。


“熏然...”凌远唤他名字。“我得去赶飞机了。你一个人在家乖点,我会让圆子看着你。”


凌远在李熏然的额头落下一个吻。...

【凌李】牛排怎么吃?(下)

4.


“走,跟我回家。”凌远捧着李熏然的后脑勺,忍不住又亲了他一下。“我做牛排给你吃。”


“去你家?”李熏然被凌远撩的心里痒痒的。“可是...我明天还要上班呢。”


“可我怎么今天听你跟韦主任说明天不上班呀...”


“哦,对。是不上班。我忘了...”


“那走吧。”


车子往凌远家的方向驶去。


“我难道大半夜的去他家真的只是为了吃牛排吗?”李熏然心里犯嘀咕。


“想什么呢?”凌远问。


“没什么。我在想第一次去你家,我什么礼物也没带怪不好意思的。”李熏然不好意思的把脸别过去,看着车窗外。他下意识的摸了自己的嘴唇,想起刚才凌远亲了自己。刷的一下,脸...

【凌李】牛排怎么吃?(上)

1.

李熏然出差刚回来,警队里的人见到他之后纷纷说的都是同一句话。


[  你怎么晒黑了?]


李熏然想,这有什么。黑就黑呗。可是嘴上说着不在意心里总有点那什么。既然他不能像女生那样涂什么粉底液之类的化妆品,那么食补总可以吧。他决定以形补形。


“白菜、豆腐、年糕、汤圆、还有什么来着?”李熏然下班后直奔超市,买了些他认为可以变白的东西。“啊!还有牛奶!”


他松开购物车,探着脑袋四处找牛奶放在哪个位置。他看见前方一排都得货架都是牛奶,便拉着推车往前走。由于他推得比较急,忽然从左边冒出来一辆购物车。两人撞上了。


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!”李熏然蹲下来...

骨科医生的烦恼(下)

赵启平醒来的时候,谭宗明就坐在他床边。他睁开眼第一件事情就是抓起身边的枕头砸他。

“干嘛呢?我做错什么了?”谭宗明接过枕头抱着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被你弄得浑身疼...”赵启平皱着眉头伸手摸自己的屁股。

谭宗明一把揽过赵启平的脑袋,一只手轻轻揉着他的屁股:“我昨晚很温柔了...我揉揉,揉揉就不疼了。”

赵启平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他一边由着谭宗明在自己身上揉捏,一边观察着卧室里的环境。

这谭宗明还真不是一般有钱,他心里盘算着待会该找个什么借口溜走。

“哎呀,你肉不肉麻?多大人了,你以为哄小孩呢?”赵启平推开谭宗明,掀开被子伸了个懒腰。

谭宗明顺势在身后搂住赵启平的腰,亲吻他的腰窝:“宝贝,昨晚...

骨科医生的烦恼(上)



瞧瞧,这人还真的来了。

赵启平转过头看见眼前的人,他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能找到医院来。他轻笑着抬起有些疲累的眼皮,清了清嗓子:“谭宗明?说吧,哪里不舒服?”

“约你,我等你下班。”标志性的微笑。

赵启平头一次觉得有人比他还厚脸皮。

“这不是在酒吧!这里是医院...”赵启平表面上装作没事,但还是有些紧张的朝着门外望了望。

“我懂,给个面子嘛。赵医生?”谭宗明摸到了赵启平的手,食指和中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敲了两下。“就这么说定了,我们医院门口见。”

“喂,我还没答应呢!”嘴里是这么说,心里可是被刚才的那人的手挠的痒痒的。赵启平用手撑着脸,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在他嘴角荡开。

两天前,酒吧。...

阁主的套路(下)


3.

梅长苏站在远处的台阶上,他缓缓抬起头:“这天,看起来要下雨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黎刚望着前方的蔺晨跟萧景琰,“宗主,您就不劝劝蔺公子?”

梅长苏拢了拢衣袖,摇摇头:“劝不住,为何要劝?反正我都提前跟他说过了,今日有暴雨。要是我现在去阻止他,说不定他还怪我坏他的好事儿呢。”

“这个蔺公子哟,真是...”

“对了,让厨房备好姜汤。等他们回来了直接送去偏院。”

4.

蔺晨就这么盯着萧景琰,本来这肚子就饿了,看他吃的这么香,更饿了。

“好吃吗?这可是我私藏的梅子酒,要不要喝喝看?”蔺晨揭开酒盖,给萧景琰倒了一碗。

萧景琰正吃着呢,看见这么一大碗酒推了过来。不时伴有梅子和酒的清香...

阁主的套路(上)


1.

萧景琰开始慌了,他居然觉得这个大夫很好看,甚至有点喜欢他。

“靖王殿下?”

忽然凑近的脸,被放大了好几倍。

“啊...哦...怎么了?”萧景琰竟神游如此之久。

“我说殿下,你这除了头痛之外还有哪疼啊?”

“我...就是近日里感觉使不上力气,别的地方倒是不疼。”萧景琰端着架子,眼睛盯着窗外摇曳的枝丫。

蔺晨抄着袖子目光落在萧景琰的身上,这个不受宠的皇子也不像世人所说的那般冷冰冰。

“那殿下张开嘴,我看看你的舌头。”蔺晨往萧景琰身边挪了挪。

萧景琰愣住,随后缓缓张开嘴巴。

“嘴巴张大点嘛,舌头也要伸出来呀...”

萧景琰慢慢伸出了舌头,不过脸却红了。

“殿下这嘴巴...

© 阿灰爱吃虾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