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灰爱吃虾

一个甜食主义者。

不会做菜的相公不是好郎中 (元宵节小番外)

凌李古代au

ABO设定

国内的叫法:A:乾元  B:中庸 O:坤泽

以下正文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哼,气死我了。”李熏然无聊的趴在窗外,还不忘往嘴里塞一颗梅子。“好想出去玩儿…”

 

 

“然然,你怎么趴在窗口?快些下来!”凌远解下身上的大氅,搁在一旁的软塌上,走到窗前把窗户关起来,把李熏然抱回屋内。

 

他给李熏然披上绒衣,又把系扣系好这才放心的在他身旁坐下:“这金陵可不比我们那个小地方,这里是一年四季都有的。特别是我们现在来的这个年月还是腊月,要知道这腊月天可是最容易受寒的。我可不想你再生病,何况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。”

 

 

李熏然听后点点头,把脑袋缩进绒衣里,雪白的绒衣衬的他的小脸更加的莹白好看。说来也是奇怪,可能自己本就是狐狸的缘故,身子都足足满三个月了,竟然一点也不显怀,只是稍微有些凸起。不过这体重倒是比没怀上之前有些分量。

 

 

见李熏然没说话,凌远私以为是否是自己说话的语气过于重了。他亲了亲李熏然的嘴唇,小狐狸立马轻盈一跃跳到凌远怀中勾着凌远的脖子开始撒娇。凌远自是喜欢的,他抱紧了李熏然,从他的颈间嗅到一股淡淡的酒香,甚是好闻。

 

 

“然然,自你怀孕之后,你这信息素的气味倒是淡了些。”凌远说。

 

 

“相公,你说我看起来是不是一点也不像有了身孕的样子呀?”小狐狸的身子被裹在了绒衣里面,舒服的竟不自觉将耳朵露了出来。“所以,我可不可以…”

 

 

“不可以。”凌远笃定的道,随后用下巴蹭着小狐狸软软的耳朵轻声哄道:“我的意思是你要出去玩得有人陪着你,金陵城这么大,你要是迷路了怎么办?”

 

 

“哼!”小狐狸的耳朵抖了两下,蹭的凌远鼻尖痒痒的。

 

 

“别不开心嘛,你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凌远笑。“今天可是上元节。”

 

 

“那是什么?”李熏然问。

 

 

“说起这上元节那可就热闹了。这一天月亮是最圆的。就说说这金陵最热闹的大街上,晚上还有灯会。人们会放烟花、猜灯谜、吃元宵。还有好多杂耍可以看,吃的嘛自然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 

李熏然瞬间激动起来:“相公相公我们现在就去!我想去看花灯!”

 

凌远紧张的不得了,拉回李熏然:“你当心些,动了胎气可怎么好。这样,我还有些事还需要处理,你乖乖在客栈等我,晚上我带你去看灯会可好?”

 

小狐狸眼里的兴奋劲瞬间黯淡了些,他赌气摇着脑袋:“不嘛不嘛,就要现在出去玩!要不你去忙你的,我一个人出去玩也行呀。”

 

 

“不听话了是不是?你忘了张大力吗?”凌远恐吓道。“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你要是再遇到危险可如何是好?”

 

 

 

小狐狸眼睛忽闪忽闪的,他垂着眸子。最终还是听话的点点头:“好吧。你早点回来,不然我一个人好寂寞的。”

 

 

凌远宠溺的摸摸他的耳朵:“这就乖嘛。看看我还给你带了什么?”凌远拆开桌子上的纸盒,打开层层纸皮,几块似雪花的糕团摆在面前,闻一闻还有淡淡的甜香。“这个叫,糖蜜酥皮饼。看起来像糕点的,实质上它就是酥饼。这个可好吃了,我看很多人排队买。想来也是馋了,就买回来给你尝尝。”

 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李熏然哪顾得上听凌远说这些,他拿起一块放到嘴边,一口咬下。“好好吃啊!相公你真好!”

 

“慢些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凌远看着李熏然吃的嘴角上都沾删上了白糖,他轻轻给取下,然后塞进自己嘴里。竟觉得这味道比任何蜜饯还要甜。“那你可听话?等我回来,我带你尝遍金陵的小吃。”

 

小狐狸吃的开心,他亲了亲凌远说:“我就在这乖乖等相公回来。”

 

凌远走了之后,李熏然觉得有些困倦,便在软榻上小睡了一会。

 

不知是谁在外面喊了一声“下雪啦!”外面便一阵哄闹,大家纷纷走出家门看雪。

 

李熏然也是在这时候醒的。他好奇的推开窗户,这才一会,金陵城内就雪色茫茫。天空中飘着雪花,落在了李熏然的鼻尖,他觉得好玩便伸出舌头去够,想尝尝看这是什么味道。

 

“没味道,不好吃。”他探出脑袋看着窗外的街景,迎面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。

 

他想出去。可是他答应凌远要等他回来才能出去的。可转念一想,凌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自己在这小客栈可都要闷死了。反正在相公回来之前及时的回来不就行了?想到这,李熏然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聪明,便披上毛氅,出了客栈。

 

 

 

 

凌远此次来金陵确实是有事,他受友人所邀请前来金陵给人瞧病。话说那人也并不是患上了什么因难杂症,具体什么也不知道。信上只是说让他越快来越好,本来也是打算带着小狐狸来金陵游玩的,没想到这个友人又催的这般紧,临时决定干脆这次就带上李熏然一起去了。

 

“靖王府。恩,应该是这里了。”凌远出示了信件里随附的玉佩,门口的侍卫便放凌远进了府内。他一路跟着仆人进了内院,被带到靖王的书房等候。

 

没过多久,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从偏厅走了出来。他身着一身红色锦袍,金冠束发,剑眉星目。扑面而来的贵气竟令凌远心生敬畏。

 

“景琰。”凌远想到他不再是自己曾救下的那个普通人了,便改口道“靖王殿下。”

 

“先生不必如此多礼,我们已经是朋友了。”萧景琰扶起凌远。他让人奉了茶之后便遣散了所有人,书房内只剩下他们二人。“劳烦先生此次辛苦前来,舟车劳顿一路上应该很辛苦吧?”

 

凌远竟嗅不到萧景琰的信息素。他想到五年前救下少年萧景琰的时候,他身上有着浓烈的茶香。当时断定他就是个坤泽。因为被人下了药,这茶香味更是散发的肆无忌惮。他便施针镇住了萧景琰身上的几个穴道,给他强制把药效给退了下去。不过因为萧景琰一直坚持自己是个中庸,他也没敢纠正他。不过,他给了萧景琰一副抑制坤泽气息的药方,让他每月月头和月末各服一次。也没说是什么药,只是说是用来强身健体的,万万不可断了。自那之后,两人便成了好友。

 

“不辛苦。殿下既然有事,凌某人就一定会来的。”凌远说。

 

“那就好。唔…”萧景琰忽然皱眉,他捂着胸口干呕几下,什么也没吐出来。

 

“殿下这是怎么了?”凌远上前轻拍萧景琰的后背。

 

萧景琰摆摆手:“无妨。我请你来也是因为我这身子。都已经一个月了,吃油腻的东西看着就犯恶心,有时候没来由的犯困。下月我就要被册封为太子了,我不想因为我这身子而耽误了什么。所以,我便想到了先生。”

 

凌远从药箱里拿出脉枕,把萧景琰的手臂放在上面,手指轻按脉搏。

 

“怎样?”萧景琰问。“我可是有什么隐疾?”

 

凌远一把脉他就知道了,萧景琰这是怀孕了呀。已经有两个月了,可是他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坤泽吧?他抬眼就对上了萧景琰一双急切的眼睛,他顿了顿然后跪下:“殿下恕罪,凌某斗胆问殿下一个问题。”

 

“先生这是做什么?快起来说话,想问什么便问吧。”萧景琰弯腰紧忙把凌远扶起。

 

“殿下到现在还是认为自己是中庸吗?”

 

“自然是的。”

 

“那我就实话实说了,早在五年前给殿下诊脉之时我就发现殿下其实是个坤泽。想来那个给你下情丝绕的人,是知晓你是坤泽而故意为之。本来当年是打算告诉你的,可是你看年少气盛,不想因此扰乱了你的心情,我便埋在心里。”凌远看着萧景琰有些憔悴的面容忧心道:“殿下不是患有什么隐疾,而是有了身孕了。看脉象已有两个月了。”

 

萧景琰完全愣住了:“什么?我这腹中竟怀了孩子?”萧景琰握紧拳头重重的锤在了桌子上,连带着茶杯也震了震。“蔺晨,别再让我见到你!”

 

“殿下,你这是怎么了?”凌远开了方子递给萧景琰。“我给殿下开了些安胎药,每日的饮食也尽量不要吃得太油腻了。殿下要是不方便抓药,明日我便去抓好药亲自送到殿下府上。”

 

“没什么,让你见笑了。”萧景琰缓缓抚上自己的小腹,他觉得很是新奇,这里居然有了一个小生命。可是那人却在两个月前消失了,连封信也没有留下,消失的无影无踪,后来他派人去寻找,也无半点消息。

 

自己,竟痴心错付了。那夜,那人把他拥入怀中。

 

“景琰,相信我。我蔺晨定不负你。”

 

萧景琰红着脸,把脑袋埋入他的胸口。任由那人侵占自己的身子。

通红的耳根,濡湿的眼角,以及零碎的呜咽都被那人给尽数看在眼里。他那时还并未知晓自己是坤泽,只是因为他爱这个人。

 

“殿下没事吧?”凌远看了看外面夜色渐浓,担心起小狐狸来。

 

萧景琰回过神来,勉强扯出一丝笑:“没事,多谢先生。我看着天色已晚,今天正好是上元节,先生不如就在府中吃一顿便饭如何?”

 

“多谢殿下美意,只是…内人还在客栈等着凌某。”凌远不好多问萧景琰的事,一心想着小狐狸。

 

“原来先生已经喜得良缘了,景琰祝贺先生。”萧景琰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。

 

“就送到这里吧,殿下还是要多注意身子,毕竟不是一个人了。得为腹中的孩子着想。”

 

 

 

李熏然跑出去之后便一路逛,这里看看,那里摸摸。他觉得金陵城简直太好玩了,他好想住在这里啊。

 

“小公子,要不要尝尝这个?”小贩取下一根糖葫芦递给李熏然。“这个好吃,看你的样子是外地来的吧?”

 

“这是什么,闻起来好香啊。”李熏然伸长脑袋闻了闻。

 

“糖葫芦。吃了你绝对不会后悔。”

 

“好,我要吃。”

 

半个时辰之后。

 

“我说小公子,你可是把我这的糖葫芦全都吃光了。看你的穿着也是富贵人家,银子什么时候给我呀?”

 

“银子?”李熏然想了想,以前买吃的都是他挑伙计跟着,现在银子他也没带在身上。“银子我待会让我相公取了给你行吗?”

 

“我说小公子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,看你这样也不像缺钱的。赶紧把钱给我,你要不给我可报官了。”

 

“我知道我知道,我以前就是做捕快的。我不会少你的。”

“站住。没钱就拿人来抵债。”小贩一早就盯上了这小子,长得白白嫩嫩的,还傻里傻气。便洋装成卖糖葫芦的小贩想骗走李熏然卖给春风楼。

 

忽然从屋顶跳下一个人,他只是用扇子胡乱的拍了小贩的几个穴道。小贩便动弹不得了。

 

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何况我已经不止一次看你在这行骗了。我定住你的穴道两天之后方可解开。不过啊,这两天听说会有暴雪。”蔺晨耸耸肩。“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

“谢谢你!”李熏然摘下帽子冲蔺晨笑。“我请你吃糖葫芦。”

 

“景…景琰?”蔺晨恍惚间竟把李熏然错看成了萧景琰,再近看,确实不像。我家景琰可没这么傻。“傻小子,你这糖葫芦貌似还没给钱吧?”

 

“他骗我,我吃他糖葫芦。没欠。”李熏然吃着糖葫芦走出巷子,他看见街对面的府邸门口站着两个人,看身形有些像凌远。他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糖葫芦:“相公!相公!”

 

蔺晨跟着走出巷子,他也看见了对面的两个人。其中一个是萧景琰。

 

凌远就知道这小子关不住他,还是给跑出来了。当李熏然一头撞进自己怀里的时候他担心的把人搂住:“不听话,今晚不带你去看花灯了。不是说好的让你在客栈等我的吗?”

 

李熏然知道自己此时说什么都不管用,他当着萧景琰和蔺晨的面开始撒娇:“相公我错了嘛,都怪你非要把我扔在客栈,我一个人好可怜。怪你…”

 

凌远的拿受得了这般撒娇,何况还有两个外人看着呢。这笔账还是得回家算,先攒着。

“好好好,我的错。咱们现在去看灯会。”凌远捏捏李熏然的脸。

 

“殿下,忘了介绍。这位就是凌某的内人。”凌远示意李熏然作揖。

 

李熏然总是不按常理来,他抱住萧景琰:“你长得真好看。”

 

萧景琰受惊似得后退几步:“你!”

 

蔺晨上前扶住萧景琰:“景琰你没事吧?”

 

思念许久的人,就这样出现了在自己的面前,如同他消失一样,来的悄无声息。萧景琰甩开蔺晨,看着凌远:“先生好福气,景琰就不送了。”

 

“告辞。”凌远直到看着萧景琰把门给关上。他看着旁边这个人,觉得奇怪:“你是来找殿下的?怎么不进去?”

 

蔺晨撩开衣袍,一屁股坐在王府的台阶上:“我啊,跟殿下的关系有点特殊。你们去玩吧。金陵城的上元节可真是热闹。对了,护城河边还有烟花可以看,去晚了可就没了。”

 

“相公我们快走吧!”

 

“好吧,你跟那个人怎么遇到的?”

 

“我根本就不认识他,他自己跟着来的。”李熏然拉着凌远的手,两人一路往护城河方向走去。

“是吗,你看看这外面还是坏人比较多对不对?”

 

“嗯嗯。相公最好啦!哇,相公你看。那是不是烟花呀?好美呀!”

 

“恩,我们来的很及时哦。”

 

“相公,我好想留在金陵啊,这里好吃的好玩的太多了。”

 

“那我们就留下来。”

 

“真的吗?”

 

“恩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祝大家元宵节快乐~

 

 

评论(17)
热度(187)

© 阿灰爱吃虾 / Powered by LOFTER